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顾承泽这才稍稍抬头,看样子萧锦寒这种不负责任的毛病还是没有改。

    在J国招惹了安妮,却不顾一切逃走。当真是改不了的臭毛病……

    “我们相遇的地点,是在一艘观光游艇上,当时有个老人突发心梗,我诊断是必死无疑。可是萧锦寒创造了奇迹,我真的很佩服他。这种佩服后来就转变成了喜欢。我也越来越离不开他……

    以前我一直以为先爱上对方的那个人是输家,卑微的也一直都是那个先爱上的。说真的,我也一直在自责,为什么我要那么不矜持,在一个男人爱上我之前就先爱上他。但是每当看到他,我就觉得自己所谓的‘傻’都很可笑。因为他是萧锦寒,所以我喜欢他。喜欢一个人不是以物易物的交易,更不是你来我往的盘算,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就像你和连心一样,对吗三少?”

    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好像的确如此。

    顾承泽对连心的爱也从未计较过得失,连心也是如此对待顾承泽。所以,他们这样以心换心,才会觉得幸福,他们的爱情才会完满,不会被任何人破坏,也能经受住任何风雨的考验。

    或许现在恋爱的人都或多或少会计较得失,就像安妮一样,一开始觉得先爱上的人会卑微。但感情毕竟是两个人的事,若是相爱的,又何必计较谁主动谁被动?

    安妮继续说道:“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丢下了在J国的一切,到这里来找他。只是我刚来,对帝都不熟悉,只能先找个自己熟悉的工作,然后再慢慢打听他的消息。没想到,三少你帮了我第二次。”

    虽然顾承泽什么都没有做过,但是冥冥之中成全了这两人,这究竟算不算两人太有缘分?

    安妮这边正自言自语地起劲,那边急诊室的门开了。

    护士推着一堆医疗器械先出来,接着才看到萧锦寒满头大汗地往外走。他一头虚寒,双目无神,时不时拿手抹一把额头。

    顾承泽反应最快,他主动迎上去问,“怎么样了?”

    萧锦寒看了顾承泽一眼,随后竟软倒在地,安妮被吓得不轻,赶紧扶住他,“你这样怪吓人的,玉小姐到底怎么了?”

    萧锦寒抬起头看着顾承泽,顾承泽看着他的样子,心也跟着揪紧了。

    第二次了,老天真的这么吝啬,不愿意给他和连心的孩子一条活路吗?

    萧锦寒撇了撇嘴,“少夫人和小少爷倒是没事,只是我出来看到你们两个都不问问我怎么样,心好痛。”

    顾承泽忍住当场把这个戏精大卸八块的冲动,直接冲向急诊室门口。

    刚好护士推着她出来,笑盈盈道:“恭喜三少,三夫人已经没事了,胎儿虽然情况不太稳定,但好在危险期已经度过,您不必再担心了。”

    顾承泽不顾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墩身将连心揽入怀中,倒是连心有点不好意思,泛白的脸上透着一丝丝粉红色,说话的声音也有气无力,“承泽,你做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