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帝都监狱。

    钟安信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挠就见到了顾承泽这样一个被指控有谋杀罪名的嫌疑人。

    “不管身处何时何地,你似乎从来都是这样面不改色,我对你的担心倒是有点多余了。”钟安信看着面前的顾承泽道。

    与监狱里其他人完全不同,顾承泽的表情没有丝毫颓丧,也没有给人死气沉沉的感觉。

    “坐不住了?”顾承泽反问一句。

    钟安信滞了片刻,脸上忽然露出一抹别具深意的笑,“你已经猜到是我?”

    “毁掉heart的手游只是第一步,你真正的目标是连心。”

    “三少还是很聪明,不过再聪明又能如何?你还是守不住连心。”钟安信从莫轩手中接过一个文件夹,打开推到顾承泽面前。

    顾承泽却连看都没看一眼,他知道钟安信想要的是什么。

    “继续固执己见,对你和连心都没有任何好处。”

    顾承泽直直盯着他的眼睛,这样的眼神无形当中给人一种威慑感,“白费力气。”

    钟安信不以为意,“顾承泽,你向来自视甚高,以为只要你想得到的东西都理所当然应该属于你。不过我还是费神提醒你一句,今时不同往日,你已经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帝都三少,只不过一个阶下囚而已,只要我想,随时都可以让你死在这里。”

    顾承泽连多看他一眼都懒得,“随时恭候。”

    “你真当我不敢动你?”

    这时,莫轩在旁小声提醒,“信少,您不能这样做,玉总她会恨您的。”

    这件事就算不用旁人提醒钟安信自己心里也清楚,所以他才一直克制着自己没有对顾承泽动手。

    钟安信忽然换了脸色,“其实我也没想到,你顾三少有朝一日必须要用一个女人来保住自己。”

    顾承泽蹙眉,“什么意思?”

    钟安信嘲讽一笑,“连心怀孕的事情,她还没告诉你吧?”

    顾承泽的瞳孔猝然放大,“你说什么?”

    “之前医生就已经对你说过,连心很难受孕,不过或许是她太好,命运舍不得那样薄待于她,所以给了她一个孩子。”

    顾承泽的情绪终于有了波动,“她怀了我的孩子?”

    钟安信却笑着摇头,“不,这个孩子只能跟着我姓。”

    顾承泽握紧拳头,“这就是你的手段?”

    钟安信并无所谓,“就算你们所有人都觉得我手段卑鄙又如何?事实就是我已经赢了你,现在你只能被关在这个地方,而连心唯一能救你和孩子的办法就是跟你离婚。”

    顾承泽忽然起身,挥起拳头就要往钟安信脸上砸,莫轩反应迅速,飞快拦住顾承泽。

    只可惜,顾承泽身手敏捷,又有几个人能真正拦得住他,他虚晃一招之后,另一手握拳直直甩向钟安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