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乔安变了脸色,“不管怎么说,都是顾承泽杀了他,断了我最后一丝念想。”

    “那个姓罗的是为了利用你才接近你,一个私生子而已,为了上位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看看顾言聪,难道这个例子还不够鲜活?”

    “我相信他是爱我的,他说过他爱我,也说过会给我一个家。”

    钟安信眉头紧皱,“如果不是因为遇见了他,你现在早就该结婚了。”

    乔安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没有遇见他,我不可能那么爱一个人。他是我第一个愿意全身心都投入去爱的人。”

    “但是结果呢?他又是怎么对待你的?”钟安信的脸色十分难看。

    面对这样一个执迷不悟的表妹,他已经快要束手无策。

    “那你呢?”乔安反问钟安信,“你那么爱玉连心,甚至明明知道她是个有夫之妇还义无反顾,我们两个,究竟谁比谁更伤?谁比谁更傻?你自己尚且如此,还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乔安!”

    “你别说了,我现在谁的话都不想听。是顾承泽害了他,是他夺走了我全部的希望,所以我一定会让他品尝到与我一样痛不欲生的滋味。”

    “所以你就对连心下手?”钟安信冷眸看着她。

    “我这样做也是在帮你,只有让玉连心永远消失,你才能够变回以前的钟安信,那个骄傲理智的你,会比现在更加成功。”

    “我用不着你这样的帮助!”钟安信厉声喝止了她,“连心曾经是怎样对待你的,不用我多说,你自己心中有数。但凡再被我发现你伤害她,别怪我不顾亲情。”

    乔安的眼底波云诡谲,根本无法揣摩透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留下这句话给乔安之后,钟安信撑着伞往出口方向去。

    她大声朝他背影吼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怀疑你父母的死因?”

    钟安信却连头也不回。

    钟安信回家之后,表情有些不太好看。

    钟管家赶紧过来将他手中的湿雨伞收走,看他表情,颇有些担心,“信少,您这是怎么了?”

    “遇到个不想见到的人。”语调虽平静,语气中的厌恶却显而易见。

    这个时候能把信少气成这样的,想必也就只有乔小姐了,“乔小姐又去祭拜她男朋友了?”

    钟安信眼神更冷,“我从来没承认过自己有这个表妹夫。”

    “但是乔小姐心中有他。不怕您说我倚老卖老,女人的心思有时候就是这样让人揣摩不透,明明上一秒恨那个男人恨得要死,可一旦那个男人长时间离开她之后,反而会越来越想念。慢慢的,她会忘记那个男人带给她的创伤,反而只会记得男人曾经的好,责怪自己没有好好珍惜那段感情……”

    “哪怕是背叛,她也会忘记?”这样的说法让钟安信觉得难以置信。

    “对有的女人而言,背叛是难以原谅的。但是乔小姐的个性您应该最清楚,她向来单纯善良。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